所在位置: > 人生就是博一尊龙 >

人生就是博一尊龙
联系方式
电话:0319 7588019
传真:0319 7588019
邮编:055151
地址:河北省任县 邢家湾镇西黄庄工业区
亚洲第一美男尊龙:我没有来处也没有归途这一生都是借来的
发布时间:2021-12-20 点击: 次 编辑:admin

  1988年,电影《末代皇帝》在台湾首映,创下台湾影史首部票房破亿记录,狂揽第60届奥斯卡奖9座小金人。

  2020年5月,台湾重映电影《末代皇帝》上映32周年修复版及3D版,首周就拿下票房冠军。

  而这位被美国《人物》评选为“全球最美50人之一”,被影迷追捧为“亚洲洲草”的旷世美男,却早已退出影坛多年。

  他一生漂泊无依,无父无母,无儿无女,不知道自己姓什名谁,从哪里来,往哪儿去。

  在那里,他认领了两棵千年老树,唤它们祖父母,假装自己有了根,生命有了来处。

  他一次次地和树说话,那些不可言说的孤独与寂寞,对着“亲人”随着泪水倾泻而下。

  尊龙,是他英文名John Lone的谐音。龙,是炎黄子孙的代称, Lone,是英文孤独寂寞的代名词。

  1952年10月一个早晨,年老的上海女人阿丽在香港巷尾发现一个放在竹篮里的弃婴。

  她对着婴儿端详了一阵,决定把他带回家,不是因为怜悯,而是收养了弃婴,她就可以得到政府补助。

  拿到补助后,这个身体有残疾的老女人又开始嫌弃这个弃儿,脾气暴躁的她,将自身的不幸、生活的不易、世道的艰辛所带来的怨恨,都发泄到弃儿身上。

  心情好的时候给他吃些冷剩饭,心情不好就殴打、辱骂,在卑微、恐惧中,他活得不如一条狗。

  从小,他就没有被爱过,也没有爱过别人,他的世界从一开始就是冷漠的、孤寂的。

  有一回,他的前额被打得血流不止,养母没有钱请医生,邻居裁缝看他可怜,用缝衣针给他缝了8针。

  “我不是特别会做人,我没有家,没有父母,没有名字,没有读书,没有童年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不大懂。”

  10岁那年,养母实在不愿再养他,见他模样长得不错,就把他送到一家包吃包住的戏院。

  那时候送到戏院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家里养不起的,而且家里要跟戏班签生死契约,被师傅打死,也不能追责。

  在戏院的日子,他吃尽了苦头,受尽了磨难。无父无母,没有名字,又因长相西化,不善与人交往,每天除了挨师傅的打骂,还被戏院其他孩子排挤,合起伙儿打他。

  一次被欺负了之后,他从戏院逃了出来。可是,能去哪里呢?无奈只好又折回戏院,师傅发现了,又一顿毒打。

  当时,他被香港邵氏影业公司星探看中,想跟他签约,而另外,又有一个美国家庭愿意资助他去美国。

  他给自己起了个能够标明他华人身份,又体现他孤独个性的名字——尊龙,只身远赴美国,开启了属于他的人生。

  为了生存和梦想,他白天兼职数份,比如,在餐馆刷盘子、给厨师打下手、打扫卫生,在迪士尼附近卖油煎饼和汽水......

  然而,在好莱坞歧视亚裔演员的年代,并没有太多机会给他,他跑了近10年的龙套。直到他遇到了他演艺事业上的伯乐,著名华裔经纪人黄玉美。

  1984年,他在《冰人四万年》里首次担任主角,饰演一个不会说话的原始人。他用双眼成功演绎了原始人深深的孤独,精湛的演技艳惊好莱坞。

  1987年,尊龙在《末代皇帝》饰演主角溥仪,影片最终获得第60届奥斯卡奖9座小金人,尊龙获得华裔演员中第一个金球奖最佳男主角提名,走上了事业的巅峰。

  机会再次垂青于他。陈凯歌导演拍《霸王别姬》时,想到了尊龙,甚至专程到美国与尊龙见面。

  “这不就是我的自传吗?”看完剧本,尊龙热血沸腾,程蝶衣的童年与他如出一辙。

  然而,最终角色选定的是张国荣,尊龙的满腔热忱被泼了冷水,还因此遭到抹黑。

  抹黑的原由主要来自两方面,一是1000万的高价片酬,二是要求把他的狗空运到剧组。

  可是,又有谁知道,1000万片酬是尊龙自降30万后的报价,又有谁会理解,对于没有亲人的他,狗狗意味着什么。

  失去程蝶衣这个角色,尊龙很受伤。但是,不善言辞的他没有解释和辩驳,而是灰头土脸地离开。

  之后,尊龙遇到邓建国,他的热情打动了心灰意冷的尊龙,却也将尊龙推向了毁灭。

  邓建国利用尊龙的归国心切,夸夸其谈他在中国影视界的影响力,让尊龙推掉许多经典影视作品邀约,听从安排拍一些国产烂片为他自己造势。

  不仅如此,他还无中生有炒作尊龙和陈冲绯闻,散布“尊龙在国外混不下去,过气明星回国捞金。”“尊龙目中无人,耍大牌。”等不实流言。

  一向独来独往的尊龙,不懂社交,不懂周旋,更不屑解释,他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拍摄上,一心当好演员。

  他拒绝杨澜专访邀请,拒绝CNN为他拍纪录片,拒绝中国电影博物馆请他去留手印……

  尊龙太孤独了,一颗赤子之心被利用、被忽悠成一个人品极差、回国圈钱的过气明星。

  他曾有过短暂婚史,那是在考上美国戏剧学院之前,20岁尊龙认识了日本意大利混血女孩Nina Savino,并很快结了婚。

  27岁那年,由于个性反差太大,两人和平分手。他说:“我很难相信别人,不敢完全去投入,去冒险。 ”

  对于人际交往,他内心充满渴望又满怀恐惧,灵魂深处始终是寂寞的、悲凉的,没有人能够真正走进他,他也无法接受任何人。

  当尊龙以世界影帝的身份回到香港,他满腔怨恨地见到了那个曾经收养他的女人。

  他怔怔地站在那里,无言亦无悲,客套了几句,就匆匆离开。回到酒店以后,他的眼泪才流了出来。

  他带养母做了假牙,一直赡养到养母去世。宽恕了他人,也放过了自己,从此再无牵挂。

  还记得当年,他接受《成都商报》采访,记者问他:“有一天你的生命结束了,你希望你的墓志铭是什么? ”他说:“我不会有墓碑。”

  活着,开心就好。无论尊龙以何种方式生活,惟愿他在自己的世界里,平安喜乐。

Copyright 2017 人生就是博一尊龙 All Rights Reserved